明世隐牵牵我!

是君逸也是顾清✨✨

明弈虎弈亮瑜白芳昭甄
瑞嘉
樱莲琪符
近期恶狼。雪伦洸伦洸崎

雷点是云亮信白all金
玩儿王者和崩坏三!
过激tt脑丝厨.谁凶我揍谁!

✨✨✨永远喜欢小星星✨✨✨

〖洸崎〗新村洸“我怀疑我女朋友不爱我了”

还是洸崎.
同居前提.略微伦雪伦.不喜慎入!

『关于喜欢』
新村洸对于如何喜欢上神崎这件事也不太清楚.他说可能是因为在躲避追捕的那时候格外注意神崎..日久生情了吧.神崎却说是因为新村洸与普通接触到的犯人不同就很感兴趣.后来新村洸的表白方式也....呃,有点清奇.
神崎“其实就是...”
新村洸“?你确定要说”



『关于好友对这两位的看法』
伦太郎迫不及待举起手.半空中的袖子左右摇摆.“他们两个关系超级——不好!洸くん老是欺负神崎哎”雪成慌忙拉住伦太郎不让他继续讲下去.因为他看见新村洸手里已经拿起了拖鞋..让伦太郎安分下来后雪成急急忙忙打着圆场.“嗯,他们两个人关系很好的,洸くん有时候还会给神崎买甜点呢..”
神崎“但是洸くん确实有欺负我,身高方面的.”
新村洸“摸头那样的也算吗!”



『关于习惯』
神崎喜欢在桌面上摆些小玩偶.从警局拿来的.一股脑堆在了新村洸的电脑旁,格局跟警局基本一样.以至于新村洸看见的时候怀疑这是警局搬来的电脑桌.而睡觉的时候神崎有概率抱着薄荷一起上床.新村洸就开始怀疑神崎是因为猫才过来同居的.
新村洸“神崎我问你.......”
神崎“我喜欢洸くん哦♪”




『关于苗苗』
神崎经常想着给新村洸头上的苗苗换成一朵花,他想这样子会更可爱.于是就去问新村洸喜欢什么花.却收获到新村洸看sjb一样的眼神.然后在午睡的时候神崎刚碰到苗苗新村洸就醒了,并一副我什么都知道的表情抬手就往神崎头上敲.
神崎“好痛哦洸くん....”
新村洸“那你是想干什么呢?”





『关于约会』
新村洸沉思了一会“我觉得还是...”神崎毫不犹豫的说并打断了新村洸“猫咖.”新村洸一脸疑惑看着他,虽然知道这家伙喜欢猫但那里真的适合约会吗.“有猫又有甜点不是很好吗♪” “况且还可以跟洸くん待在一起呢.游乐园之类的地方有一点吵闹的吧♪”
新村洸“走吧神崎我们去猫咖”
神崎“??好迅速..”



事后新村洸表示.“不去猫咖了,那家伙明明是跟猫约会”
路过的伦太郎跟雪成表示“他们两个关系真好.”

感觉吃的大部分攻受跟大家都不一样(...)
大概会产粮叭...

〖洸崎〗神崎“我后悔了,现在分手来的及吗.”

是洸崎。慎入
洸的猫猫名字记不清了应该没错叭x
雪成是两个人的好友设定
两个人同居.

『关于年龄』
新村洸在当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开始纠结这个问题.他曾一度认为神崎宗四郎比他小上几岁.甚至到后来知道神崎是警部都在怀疑他是不是走后门.
神崎“我29哦♪”
新村洸“???”



『关于爱好』
在两个人确定关系后是神崎住到新村洸的家里.但是处于神崎非常喜欢猫.有一段时间新村洸的地位比猫咪低了不少.新村洸只能割爱,让雪成代养了几天.然后一本正经的对神崎说.“你喜欢薄荷,薄荷喜欢我,概括一下就是只能喜欢我.”然后骄傲的扬起脸
新村洸“亲我.”
神崎“...我去雪成家啦♪”




『关于身高』
新村洸很得意的说自己如果再踮一下脚就可以俯视神崎了.神崎对于这个话题并不是很高兴.新村洸便把神崎揽到怀里算是有一点点点点霸道的说.“矮一点可爱”
神崎“但是我比你...”
新村洸“停”



『关于一些很想做的事』
新村洸曾经在脑海里想过把神崎举高高和公主抱的模样.有一次想着就在神崎面前傻笑起来.神崎却是想要新村洸戴猫耳.他认为反差应该很可爱.
新村洸“神崎我们来商量一下举高高和公主抱.”
神崎“那你戴猫耳吗.”




『关于女装』
神崎表示新村洸的女装一点也不好看.非常容易就可以认出来.虽然同居后这么说被粗暴的对待过但他认为就是要说实话.新村洸也一直想要看神崎的女装.为此曾让小野寺代购一条粉红色的洛丽塔和女装必用假发鞋子.哦,过膝袜也是有的.
神崎“...不如送给雪成くん吧”
新村洸“不可以,这些都是你要穿的”




事后神崎表示.“洸くん太过分了。”

即兴宣传游戏语C群

欢迎加入游戏の数据库,群聊号码:779455769
游戏剧组全开x暂时冷清只有三人.求求小可爱快来
占tag歉

【瑞嘉】这就是传说中的童话故事吗?/上

是20粉的点文。
童话pa
故事借鉴就是美女与野兽.
可能雷慎入
瑞金是友情向。不打tag
嘉德罗斯的诅咒只是不能离开森林深处并没有兽化。

——
格瑞有一个和他同居的发小.金.金不仅有一点点点点傻还路痴.在某一天格瑞没有看好他的时候金独自一个人蹦哒着到达了森林深处那只人们都感到害怕的人——嘉德罗斯的城堡.金现在即使再迟钝也会觉得自己就不应该出门还不带上格瑞.于是金慌慌张张的跑到城堡的右边。

那里居然有个电话亭.

于是金用最后的几个钢镚给格瑞打了电话.

“喂!!是格瑞吗??我是金啊!我现在在那个什么嘉德罗斯的城堡.格瑞我好害怕啊.你能不能过来接我!哦格瑞我没钱了而且通话时间要到了!好了格瑞你一定要来接我!!!啊!”

此刻正在家中做饭的格瑞接起电话后听着金明显带有焦急情绪的发言到最后的那一声尖叫心情经过了一系列的变化.

生气→疑惑→担心→活该

最后一个词语划掉吧.

于是格瑞想了想他听过的《美女与野兽》花了几个小时在家里危险和需要提醒的地方都贴上了写好的纸条.以及在厨房写好了做饭步骤才拿上烈斩开了门迈着沉重的脚步向森林深处走去。颇有一副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感觉。

但是他忘了解下围裙。

——
到了城堡门口,金的哭声已经传出来了,格瑞当场就踹开了门不仅脚有点疼而且在开门的一瞬间围裙慢悠悠的飘到地上。场面一度有点尴尬。

格瑞缓解了一下这尴尬的气氛,并且开口就是要金。

“咳,嘉德罗斯先生,能把金,就是那个戴帽子的人放了吗?”

“你赶紧拿走吧。别送回来了。”
这么顺利??这不按剧情发展啊??格瑞在心里这么喊着嘉德罗斯就又开口了
“他太弱了,我不喜欢渣渣。”
嘉德罗斯打了个哈欠。
“不过没有人陪我也挺无聊的,你就留下来陪我怎么样。”
嘉德罗斯的目光落在了格瑞的身上,格瑞瞬间就开始担心了。
格瑞:我在这那么金怎么回家???
于是格瑞和嘉德罗斯达成了共识。格瑞把金送回来再回来陪嘉德罗斯。
然而嘉德罗斯根本就没有想到格瑞有可能不回来这件事。
格瑞也没有想到可以直接就呆在家这件事。

——
格瑞走的时候只是磨光了(??)烈斩带上了一切他认为那边可能没有的必需品。顺带一条围巾。格瑞想着他刚见到嘉德罗斯是那个人脖子处的抓痕。是被蚊虫咬了耐不住痒抓的吧。格瑞想着又顺手揣了瓶花露水。总得来说格瑞带的东西其实连一个普通的书包都装不满。衣服也不多。啊对了,当然要除开烈斩。
——

当格瑞又回到那座城堡并推开门时看见的是嘉德罗斯一副人怎么还没来的表情。他笑了一下。掏出围巾给嘉德罗斯带上。
“算是见面礼。”格瑞说。
“.....好丑。”嘉德罗斯抓紧了围巾下垂的那一部分。没有想要扔掉的意思。
他的耳根有一点点红。


-TBC-

因为发烧的原因只有上,还很短很短很短。抱歉抱歉...。